體育產業,真的火過嗎?

 行業新聞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0 08:32

不知不覺間,“46號文”已經頒布4年多了,在這段時間中,體育產業從最『開始各種具有超現實主義的瘋狂∏事件,到如今曾經喧囂過的泡沫幾近破碎。

白巖松曾々說:“中國人停下來,等一等靈魂。”那麽,中國體育產業究竟應該停下來等一等什麽?長期關註體育◤產業領域的資深記者林德韌,在這樣一個屬於年終總結的時刻,給出了他的三點思考。

專欄 | 林 德韌

體育產業生態圈專欄作者,知名體育記者

2015年的年終,筆者曾經寫過一篇文章,題為《體產烈焰,灼燒2015》,因為那一年的體育產業,確實是太熱鬧了。

還記得當時中超80億過後,大夥兒談到接下來CBA版權的價格,有人估到了5年100億,那個時候,沒人覺得這有什麽誇張的。

如今3年過去了,據媒體估計CBA版權價格每年僅有不到5億,這個時候,沒人覺得有什麽不正常的。

正常?不正常?僅僅3年,人們心理預期【的變化,就是這麽微妙。

2014年10月份,國家級政策大旗揮動,各路資本蜂擁而至,直接促成了整個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的體育產業投資大牛市,但體育哪那麽容易掙到錢。當發現石頭扔進去連水花都沒砸出來之後,想賺快錢的立刻逃離止損,潮水退了,裸泳的還在裸泳,真正會遊泳的,其實哪卐需要這些浪潮。

 

體育消費,求而不得的答案

跑了這麽多年體育產業,讓我最困惑的就是兩個字“消費”。如有可能,跟每個采訪對象的交流中都會涉及到如何解決消費這一問題,但是,始終沒有能夠得到特別滿意的答案。

回頭看看,其實這正是中國體育產業的核心問題所在——如果老百姓不願意在體育上花錢,那麽一切的商業模式最終都走不通。

在中國目前的競賽表演業格局中,門票和衍生品銷售只占很小比例,即便是頂尖的足球、籃球俱樂部,靠體育本體產業能夠盈利的例子基本上不存在,無非是母公司註資,尋求體育的廣告效應,通過其他模式來表現而已。從俱樂部本體來說,聯賽分紅、贊助商贊助、球票銷售這幾項收益,或許只夠買幾個大牌外援。

前兩天發生了一個好玩的事兒,跟一個女白領聊天,聊到CBA時對方來了一句“CBA是什麽?”我竟無言以對。

在中國,CBA的認知度還是不夠高。對比到美國,無法想象一個人怎麽可能不知道NBA是什麽。同樣很難想象,連CBA是什麽都不知道的群體,該對CBA如何進行消費。

這裏面體現出一個可能很淺顯的問題,就是中國職業聯賽的覆蓋面依然不夠廣,另一』個可能很深刻的問題,那就是——承認吧,體育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並沒有多重要。

還記得小時候抱著籃球去找球場的時候,遇到了一個媽媽帶孩子回家,那孩子應該只有三四歲,然後那個媽媽跟他說:“你看籃球拍在地下多臟,咱們不打籃球哈。”孩子,這個時候,你要聽媽媽的話嗎?

體育應該得到每個人的尊重,而不應該被這樣的無知扼殺在搖籃中。

總而言之,體育人覺得足球籃球玩得都挺熱鬧,但在社會認知度方面,體育的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體育有多重要,真不取決於體育媒體、體育院校、中青年男性們怎麽吆喝,而是要從高層到基層、從球場到社區方方面面的軟硬件支持,媽媽鼓勵孩子在球場上流汗、爸爸買球票帶孩子看球,學校把體育教育放在更重要的位置,高層把體育當成一項民生工作來做支持,在這樣的基礎上,體育消費才能真正起來。

不過,按照目前的情況,距離這樣的狀態還很遠。

 

電子競技,體育的新對手還是新朋友?

即將進入21世紀的第三個10年,傳統體育遇到了在過去一百年間都未曾遇到過的挑戰,那就是電子競技。

對於電子競技是不是體育的問題,爭論可能會一直持續下去,目前的現狀是,無論是不是體育,電子競技都已經發展成星火燎原之勢,必須要引起各方的重視。

縱向來看,電子競技動搖了◥校園人群,尤其是男孩群體中體育作為第一娛樂方式的地位,當年看《灌籃高手》、翻墻去網吧看火箭隊文字直播、買《體壇周報》、看《天下足球》、周末約同〗學找球場打球這樣的生活方式,已經開始被越來越多的電競局改變。

做學生的◥時候,最痛苦的就是跟學校的看門老大爺做鬥爭,球場都在學校裏,而學校有時候不開放,於是就到處打遊擊,就為了找片球場打球。

如今,電子競技不受場地限制,甚至隊友都可以不在同一物理空間內就可以完成配合,轉椅、床鋪就是場地,電腦、手機就是工具,獲得的競技的快感是一樣的,既然能這麽容易獲得樂趣,又何必去費力找球場呢?

學生的業余時間總量是有限的,學生群體中越來越高的近視率在2018年一度成為全國關註的話題,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無論是傳統體育還是電子競技都需要有所反思,有所改變。

體育需要反思的是,是不是為學生們提供了足夠便捷的場地,讓大夥兒有打球的積極性,而不是讓大家想打球找不到地方,只能窩在家裏打遊戲。

電競需要反思的是,能不能讓學生花大量時間在電腦和手機的同時,讓身體得到更有效的鍛煉。

前一陣在浙江舉行了一場智能體育大賽,把體育與電子競技在某種程度上結合了起來,給出了∏體育和電競的一種融合形態,這種形態能不能成功目前依然未知,但現Ψ狀必須改變。

科技的進步不可阻擋,在目前的職業體育訓練中,電子競技相關元『素也得到了越來越廣泛的應用,而電子競技↘在2018年亞運會登堂入室後,對於傳統體育的理解和認知也必然加深了一層。

在未來,至少在官方層面,承認的必然是傳統體育+電子競技的一種融合形態,至於這種形態到底將演化成什麽樣子,還需要時間進行檢驗。

 

2019,熱潮會來嗎?

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很簡單,不會。

要解決體育消費的問題,就必須解決供給和需求的問題,現在來分別看。

供給:

有效的、可供培養體育消費人群的場地依然不足;NBA、英超以及國內的中超、CBA等觀賽內容趨於飽和,創新空間有限;即便是未來有吸引力的新賽事,培養周期也一定很長。需求:

如果傳說中的“消費降級”命題為真,那麽首先犧牲掉的一定是體育這類的消費;20-40歲的社會骨幹力量大都處於◢滿負荷工作狀態,有錢不一定有閑,有消費能力未必有消費的時間;體育文化未成為在人們心目中普遍認知的文化,爸爸願意看球不代表媽媽願意看球,孩子願意打球不代表家長有足夠的接納能力去支持。2018,想賺“快錢”的資本碰得頭破血流,因為體育有其內在規律,不因資本的多寡而產生質的變化。好的體育產業一定植根※與普及全民的體育文化、優越有序的營商環境、多層次全覆蓋的供給及旺盛的體育產品需求上,但這個4個方面,每一個我們都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所以,體育產業的寒冬其實是一個偽命題,不可否認,在某個角度看,體育產業確實曾經火過,但真正健康的熱潮,其實從未來過。

期待2019,體育產業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希望,不必奢求驚喜,穩穩地向前走每一步,就是對體育產業人最大慰藉了。